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外國文學 > 外國文學-各國文學

海底兩萬里(精)/經典譯林

  • 定價: ¥38
  • ISBN:9787544775717
  • 開 本:32開 精裝
  •  
  • 折扣:
  • 出版社:譯林
  • 頁數:359頁
  • 作者:(法國)儒爾·凡爾...
  • 立即節。
  • 2019-05-01 第1版
  • 2019-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凡爾納帶著讀者,在書中進行了一次驚心動魄的海底遠游。整個航程高潮迭起:海底狩獵,參觀海底森林,探訪古代廢墟,打撈沉船寶藏,與大蜘蛛、鯊魚、章魚搏斗……主題積極樂觀,情節扣人心弦,令一代又一代讀者沉浸在這個真實與幻想交織的美妙世界里。

內容提要

  

    故事是由一只“海怪”引起的,阿龍納斯教授和他的同伴們最終落入了這個“海怪”——“鸚鵡螺”號潛水艇的手里,并開始了海底十個月的旅程。在海底所見到的景象可以說無奇不有,穿越海底森林、腳踏海底煤礦、欣賞價值千萬的大珍珠、和大鯊魚搏斗、追捕海牛、與章魚群進行血戰、遭遇冰山封路等許多罕見的場景,令人驚心動魄。阿龍納斯教授是自然科學家,博古通今,因此這次海底旅行不僅使他歷經險境,還讓他飽覽了各種新奇的海洋動植物,這為他的科學研究提供了機會和豐富的資源:海洋到底有多深呢,海底森林是怎樣的,珊瑚王國是怎樣形成的,消失的王國有哪些……
    整個故事的構思很巧妙,充滿了奇特的幻想,情節驚險離奇,畫面多姿多彩,讀來既使人賞心悅目,也令人動魄驚心,是值得每一位讀者一看的科幻小說。

媒體推薦

    他既是科學家中的文學家,又是文學家中的科學家。
    ——法國著名作家  左拉
    凡爾納的小說啟發了我的思想,給了我幻想的方向。
    ——“宇航之父”俄國科學家  齊奧爾科夫斯基

目錄

上篇
  一 飛馳的礁石
  二 贊成與反對
  三 先生,悉聽尊便
  四 尼德·蘭
  五 瞎轉悠
  六 全速前進
  七 種類不明的鯨魚
  八 動中之動
  九 尼德·蘭的怒氣
  十 海洋人
  十一 鸚鵡螺號
  十二 電的世界
  十三 幾組數據
  十四 黑流
  十五 一份邀請信
  十六 漫步海底平川
  十七 海底森林
  十八 太平洋下四千里
  十九 瓦尼科羅島
  二十 托雷斯海峽
  二十一 陸地上度過的幾天
  二十二 尼摩艇長的閃電
  二十三 強制睡眠
  二十四 珊瑚王國
下篇
  一 印度洋
  二 尼摩艇長的新建議
  三 價值千萬的珍珠
  四 紅海
  五 阿拉伯隧道
  六 希臘群島
  七 四十八小時穿越地中海
  八 維哥灣
  九 消失的大陸
  十 海底煤礦
  十一 馬尾藻海
  十二 抹香鯨和長須鯨
  十三 大浮冰
  十四 南極
  十五 意外事故還是小插曲
  十六 缺氧
  十七 從合恩角到亞馬遜河
  十八 章魚
  十九 墨西哥灣流
  二十 北緯47度24分、西經17度28分
  二十一 大屠殺
  二十二 尼摩艇長的最后一句話
  二十三 尾聲

前言

  

    一八六五年夏天,喬治·桑讀完凡爾納的小說《氣球上的五星期》和《地心游記》之后,給凡爾納寫了一封信。女作家在信中寫道:“先生,感謝您在兩部扣人心弦的作品中寫了那些親切和藹的語句,它們使我忘了深深的悲痛,幫助我頂住痛苦的擔憂。對您的兩本書,我只感到一絲悵惘,那就是我已經把它們讀完了,可是沒有十多本可供我繼續讀下去。我希望您不久將我們帶進大海的深處,讓您筆下的人物乘著這些潛水機旅行,您的學識和想象力能夠使之盡善盡美!蔽膶W史家們認為,喬治·桑的信是促成《海底兩萬里》這部“海洋小說”誕生的直接動因。
    喬治·桑的建議也許折射出時代的風尚,因為此時此刻,奔馳的蒸汽機車縮短了人們與大海的距離,去海邊度假蔚然成風;畫家們紛紛到大西洋之濱捕捉天光水影,透納、布丹的海景畫風靡一時;在文壇,雨果的小說《海上勞工》和米什萊的著作《大!废嗬^問世……海洋正日益進入大眾的視野,走進人們的生活,人們期待接觸、了解神秘的海洋。
    除此而外,凡爾納寫“海洋小說”與自身的條件有關。他本人一八二八年出生在瀕臨大西洋的南特市,從小與大船東們比鄰,直到二十歲才離開家鄉去巴黎發展,所以對海洋懷著特殊的感情。他先后擁有三條小船。一八六八年七月,凡爾納購入“圣米歇爾”號時,正趕上寫《海底兩萬里》,一部分手稿就是在諾曼底、布列塔尼海面以及英吉利海峽上寫成的。他在給出版商埃澤爾(一八一四—一八八六)的信中慨嘆道,海上航行“給想象力提供了多么豐富的養料”!天時地利人和,無怪乎凡爾納將喬治·桑的信奉為至寶,不但久久珍藏,而且立刻投入創作,歷時三年,寫得非常用心,生怕把這么好的題材寫砸了。
    《海底兩萬里》先以連載的形式,從一八六九年三月二十日到一八七年六月二十日在埃澤爾于一八六四年創辦的《教育和娛樂》雜志上與讀者見面。埃澤爾對十九世紀法國文學起過不可或缺的作用戈蒂埃、繆塞、歐仁·蘇、喬治·桑等作家都愿意找他出書,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斯丹達爾的《紅與黑》、《巴馬修道院》,以及雨果的《小拿破侖》《懲罰集》《靜觀集》《歷代傳奇》等都由他親自過問出版。他曾經資助波德萊爾,發表過左拉的早期小說。,他在一八六二年與凡爾納相識,《教育和娛樂》雜志問世后,請凡爾納為文學版撰稿,從此開始小說連載。本書的上篇于一八六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出版,下篇在一八七年六月十三日出版,初版賣了五萬冊凡爾納一生寫了八十本小說,其中《八十天環球旅行》的初版數量最高(十萬零八千冊),《氣球上的五星期》第二(七萬六千冊),《海底兩萬里》位居第三(五萬冊),不過如今《海底兩萬里》無疑名氣最大。?紤]到當時法國的內憂外患(普法戰爭、巴黎公社)的形勢,可以說《海底兩萬里》從一開始就得到讀者的歡迎。
    那么小說為什么受歡迎?
    首先因為作者領著讀者做了一次動人心魄的海底遠游。小說中的長度單位“里”是法國歷史上的古里,長度因省份的不同而有所差異,還有古驛里、古陸里和古海里之分。阿羅納克斯教授在書中用的是古陸里,一古陸里大約等于四公里,因此,海底兩萬里就是能夠繞地球兩圈的八萬公里。鸚鵡螺號從日本海出發,進入太平洋、大洋洲,然后到達印度洋,經過紅海和阿拉伯隧道,來到地中海。潛艇經過直布羅陀海峽,沿著非洲海岸,徑直奔向南極地區。然后沿拉美海岸北上,又跟隨暖流來到北海,最后消失在挪威西海岸的大旋渦中。在將近十個月的海底旅程中,鸚鵡螺號以平均每小時十二公里的航速,讓讀者隨著尼摩船長和他的“客人們”飽覽海底變幻無窮的奇異景觀和各類生物。整個航程高潮迭起:海底狩獵,參觀海底森林,探訪海底的亞特蘭蒂斯廢墟,打撈西班牙沉船的財寶,目睹珊瑚王國的葬禮,與大蜘蛛、鯊魚、章魚搏斗,反擊土著人的圍攻等等。凡爾納自始至終運用“登峰造極”的手法(法國當代小說家米歇爾·布托語),把讀者帶到最遠的極地、最深的海溝,讓他們觀賞最大的珍珠……讓主人公處在最危險、最絕望的境地,向讀者展示自然的力量,讓他們在強烈刺激,震驚之余感到極大精神和審美享受。十九世紀下半葉,“異國風情”曾經受到不少作家、畫家青睞和讀者的追捧,《海底兩萬里》的“奇妙旅行”為異域風情另辟蹊徑,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在此之前,凡爾納已經寫了《氣球上的五星期》《地心游記》和《從地球到月亮》等以“上天入地”為題材的小說,這部“海洋小說”也就格外引人注目。
    從結構上說,《海底兩萬里》是一部出色的懸念小說。小說從海面上“怪獸”出沒,頻頻襲擊各國海輪,攪得人心惶惶開始,到鸚鵡螺號被大西洋旋渦吞噬為止,整部小說懸念迭出,環環相扣。小說展示的海底風光固然迷人,但是讀者,或者說主人公始終被一個謎團所困惑,他始終在思考,想解開這個謎:尼摩船長究竟是什么人?這位天才的工程師、知識淵博的學者為什么如此仇視人類社會?他漫游海底的目的是什么?何時是旅途的終點站?阿羅納克斯、龔賽依和尼德·蘭屢次逃跑的努力似乎都在無意間被挫敗,他們能否重返大地、獲得自由?這次海底萬里行究竟如何收場?老的疑團剛解開,新的困惑又擺在面前,整部小說就在這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氛圍中展開。凡爾納小說的懸念完全可以同希區柯克的懸念片媲美,在同時期的法國文壇上獨樹一幟。凡爾納早年醉心于戲劇、特別是喜劇創作,嫻熟地掌握了戲劇中的情節跌宕、啟承轉合的技巧,寫小說的時候,自然能夠把小說寫得滴水不漏,將讀者牢牢地吸引住。紀德在回答何為文學功能時曾說過“讓人不得安寧,就是我的任務……”他的話似乎與《海底兩萬里》的寫法不謀而合。
    十九世紀中期,西方的自然科學迅速發展,增強了人類征服自然的能力。在當時讀者的眼中,“海底兩萬里”的魅力之一,在于它描寫了“科學”的神奇和力量!捌婷顭o比”的鸚鵡螺號就是集時代最新科技知識大成的代表,涉及電力、化學、機械、物理、氣象、采礦、動力學等等。尼摩艇長書房里的一萬兩千冊藏書囊括了“人類在歷史學、詩歌、小說和科學方面最卓越的成就”。他的客廳則是名副其實的博物館,收集了“所有自然和藝術的珍品”。整部小說動用大量篇幅,不厭其煩地介紹諸如海流、魚類、貝類、珊瑚、海底植物、海藻、海洋生物循環系統、珍珠生產等科學知識,成為名副其實的科學啟蒙小說。但是作者介紹的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科學理論,凡爾納本人沒有受過正規的科學訓練,也不閱讀科學著作,而是從拉魯斯百科辭典之類的辭書或者科普文章中學習科學知識,通過閱讀報刊雜志,了解科學進展動態,間接地吸取知識。他有時候甚至整段抄錄字典,或者將科普文章濃縮之后寫進自己作品里。鸚鵡螺號的構思就是來自在塞納河進行的潛水艇試驗,以及一八六七年世界博覽會展示的潛水艇。盡管凡爾納被譽為“科學小說”奠基人,盡管他將當時科學發展的最新成果寫進小說,盡管他的解釋天衣無縫,甚至還常常像拉伯雷那樣借助一連串精確的數字來營造真實效果,但是凡爾納的成功不在于他是二十世紀的工程師,而在于他仍然是十九世紀的詩人。他站在時代的門檻上,看到了人與機器結合的巨大力量,機器成為人的精神和體力的延伸,成為征服自然、造福人類的工具。他把“科學小說”寫得詩意盎然,理性的外表下透出一股強烈的浪漫主義氣息,從而感染讀者。
    進入二十世紀之后,評論家們豐富了對小說人物的評價,有人認為《海底兩萬里》是一部“男性小說”,因為故事主要在阿羅納克斯、龔賽伊、尼德·蘭和尼摩艇長這四個男人之間展開;有人發現它是本“歧視婦女”的小說,只有在凄慘的海難死尸和亡人的照片上才能看到女性形象;還有人從鸚鵡螺號和尼摩艇長的雪茄中看出了男性性器官象征,潛艇在冰山受困、穿越阿拉伯隧道都帶有性活動的暗喻,從而把《海底兩萬里》稱做潛意識性小說,……學者們的這些詮釋,雖然不乏新意,但是也有些牽強附會,連作者本人也未必有這樣的初衷。對于無數讀者來說,深深留在腦海中的無疑是絕頂智慧、無限富有、溫文爾雅、又享有絕對權威的尼摩艇長;是“與人類斷絕關系”、“絲毫不受人類社會規范約束”、單槍匹馬反對人類社會秩序的斗士,是聲稱“我就是法律、正義”的替天行道的復仇天使。尼摩形象處理上有過一番波折。起初凡爾納準備把尼摩寫成波蘭人,參加反對沙皇的起義而被滿門抄斬,因此專門襲擊俄國輪船復仇。但是出版商埃澤爾與俄國有著良好的商業往來,考慮到圖書以后在俄國的銷路,建議把尼摩寫成反對奴隸制的英雄?墒欠矤柤{執意不從,結果雙方妥協,隱去人物的身世,這種神秘氣氛反而增加了人物形象的深度,因此雙臂抱在胸前、默默面對大海的尼摩艇長就成為具有普遍意義的文學人物了。凡爾納在人物處理上運用了對比手法:尼摩艇長在暗處,其他人物都在明處,尼摩艇長的性格身世神秘莫測,令人捉摸不透,而阿羅納克斯、龔賽伊、尼德·蘭都透明到了極點。阿羅納克斯是學者的典型,知識高于一切,為了探究科學的奧秘,不惜犧牲自由。龔賽伊是典型的仆人,對主人忠心耿耿;捕鯨手尼德·蘭則是平民的代表,成天想著兩件事:美食和逃跑。不同的性格在鸚鵡螺號這個密封的空間摩擦、沖撞,成為情節發展的內在動力。
    《海底兩萬里》的成功離不開最引人注目的特點——描寫。埃澤爾曾經給凡爾納作品作序說:“其實,他目的在于概括現代科學積累的有關地理、地質、物理、天文的全部知識,以他特有的迷人方式,重新講述世界歷史!彼悦鑼憚荼爻蔀閷崿F這個目的的手段。凡爾納時而借助教授、尼摩艇長、特別是龔賽伊口述;時而透過舷窗向外張望,或者走出潛艇實地觀察。從描寫的手法上,大致有照相式的實錄(例如從舷窗觀看神奇的海底、悲慘的海難),更多的是先描寫后解釋(例如涉及珊瑚、海綿綱、珍珠、海藻的段落),這種寫法營造出令人信賴的“科學感”;描寫發展到極致就是一連串術語的羅列,如教授觀賞尼摩艇長收藏的珊瑚、貝殼;“走火入魔的分類狂”龔賽伊對各種魚類進行分類等。這些描寫不厭其詳,不僅表現出作者的嚴謹態度,而且給人身臨其境的真實感。作者的語匯豐富,許多術語深奧冷僻,普通讀者難以全部理解,而這種隔閡反而營造出一種詩意,奇異的音韻結合又產生出美感,所以有人稱凡爾納的描寫與馬拉美的象征主義詩歌有異曲同工之妙,他那疊加的名詞猶如馬賽克瓷磚,拼出一個迷人的神話世界。
    凡爾納一生寫了八十部小說,幾乎部部成功,深受讀者喜愛。盡管如此,他在十九世紀始終未能進入主流作家的行列;翻開文學史,很難找到凡爾納的名字。究其原因,是因為十九世紀下半葉的法國文學以揭露社會黑暗、抒發內心痛苦為主流,而凡爾納的小說大多積極向上,贊美科學,歌頌人性,與當時的審美觀背道而馳。值得欣慰的是,《海底兩萬里》曾經啟發天才詩人韓波寫出著名的長詩《醉舟》,一九五八年首次抵達北極的原子能潛水艇就是以鸚鵡螺號命名的,小說十多次被搬上銀幕,改寫成連環畫;一九六六年法國推出《海底兩萬里》袖珍本時,印數高達十萬冊,它在中國也被推薦為中學生必讀的世界名著。鸚鵡螺號載著一代又一代的讀者,潛入“大海的深處”,繼續領略自然的奧妙,感悟人生的哲理。
    最后,衷心感謝我的多年好友Francoise VIRY—BABEL夫人從凡爾納的故鄉惠贈原著,促成此項譯事。
    錢培鑫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一  飛馳的礁石
    一八六六年發生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事,出現了一個無法解釋、也未得到解釋的現象,人們也許還記憶猶新。那年,各種傳聞沸沸揚揚,把港口居民攪得心神不安,令內陸公眾興奮不已,海員們更是顯得特別激動。歐洲和美洲的商人巨賈、船東、船長和艄公,世界各國的海軍軍官,然后是歐美兩大洲的各國政府,一時間里都對這件事表示了極大的關注。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一段時間以來,好幾艘船在海上遇見一個“龐然大物”,一個長長的梭狀物體,時而磷光閃爍,體積不知比鯨魚大多少,行動速度也大大超過鯨魚。
    不同船上的航海日志關于目擊這個龐然大物的記載,比如這個物體或生物的結構、聞所未聞的速度、令人驚訝的行動能量、看似天生的特殊活力,還是相當吻合的。如果說這是一頭鯨魚,那么它的體積大大超過了當時海洋動物學記錄在案的動物。居維葉①、拉塞佩德②、杜美利勒先生和德·卡特法熱③先生都不會接受存在如此巨大的海洋動物的觀點,除非他們見過,或者說,除非他們以學者眼光親眼見過。
    如果撇開這頭海怪只有200英尺長的保守估計和把它說成一海里寬、三海里長的夸張判斷,把多次觀察到的結果進行折衷,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如果這頭與眾不同的動物真的存在,那么它的體積確實遠遠超過魚類學家們迄今認可的各種魚類。
    然而,這頭海怪確實存在,事實本身已經毋庸否認。鑒于人類迷戀神話的天性,世界各地的人們為這種神奇現象而激動也就不難理解了。至于把此事斥為無稽之談,這也是不可取的。
    事實上,一八六六年七月二十日,加爾各答一布納齊汽輪航運公司的“希金森總督號”汽輪在距離澳大利亞東海岸五海里的地方遇見這個會游動的龐然大物。起初,貝克船長以為碰到了一座無名巨礁。他正準備測定其準確的位置時,只見這個海怪身上射出兩根水柱,呼嘯直上,足有150英尺高。所以說,除非這座礁石上有一口間歇性熱噴泉,否則,“希金森總督號”汽輪真是遇上了迄今無人知曉的海洋哺乳動物,混雜著空氣和水汽的水柱是從它的鼻孔里噴射出來的。
    同年七月二十三日,西印度一太平洋汽輪航運公司所屬的“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號”汽輪,在太平洋洋面上觀察到了同樣的事實。如此說來,這頭不同凡響的鯨魚能夠以令人吃驚的速度從一個地方游弋到另一個地方,因為“希金森總督號”汽輪和“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號”汽輪僅僅在間隔三天的時間里,分別在相距700海里的兩個方位見到了它。
    兩個星期以后,在距離“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號”汽輪遇見它2 000海里的地方,國營航運公司“赫爾維西亞號”船和皇家郵船公司“香農號”郵船在位于美國和歐洲的大西洋洋面上相向近舷航行時,在格林威治子午線以西北緯42度15分、西經60度35分的位置同時發現了這頭海怪。從兩條船此次同時觀察到的情況來看,人們相信能夠估計這頭哺乳動物的長度至少在350英尺以上,因為“香農號”郵船和“赫爾維西亞號”船雖然艏艉長100米,但仍沒有超過這頭海怪的長度。此前,最大的鯨魚,出沒于阿留申群島勒庫拉瑪克島和呂穆居立克島附近海域的鯨魚也從沒超過56米——甚至還沒有達到這個長度。
    有關的報告接踵而至:“貝雷爾號”大西洋郵船再次觀察到這頭海怪;伊澤曼艦隊的“埃特納號”艦與它擦肩而過;法國“諾曼底號”驅逐艦全體軍官做了有關筆錄;菲茨一詹姆斯分遣艦隊司令的全體參謀在“克萊德勛爵號”艦上進行了非?煽康臏y定。這一切在當時著實使輿論嘩然,為之轟動。在民性輕浮的國家里,人們把它當做笑料。而英國、美國和德國等嚴謹、務實的國家則對此表示了極大的關注。
    這頭海怪在各大中心城市成了時髦的話題,人們在咖啡館里為它贊嘆不已,在報紙上對它進行冷嘲熱諷,甚至把它搬上了舞臺。各家報紙正好不失時機地炮制奇聞軼事。那些小報不斷報道各種虛構的巨型動物,從北冰洋的白鯨——可怕的“莫比·狄克”到北海巨妖“克拉肯”(它可以用觸角纏繞500噸重的大船,然后將它拽人海底深淵)。有人甚至引經據典,搬出了亞里士多德①和普林尼②的觀點(他倆都承認這些巨型海怪的存在)、彭托皮丹主教的挪威童話、保羅·赫格德的游記,以及哈林頓先生那些可信度不容置疑的航海報告。一八五七年,哈林頓在“加斯迪蘭號”船上曾經見到過一條大蛇。迄今為止,這種大蛇只在“立憲號”船經過的海域出現過。
    于是,輕信者和懷疑論者在學術團體內部和科學報刊上展開了沒完沒了的爭論!昂9謫栴}”導致他們情緒激動。自詡忠于科學的新聞記者和那些自稱相信神靈的同行發起了筆戰,在這場值得紀念的論戰中不僅耗費了大量的筆墨,而且有人還為此付出了流血的代價,因為海蛇引發的論戰最終轉化為對鋒芒畢露者的人身攻擊。
    這場論戰整整持續了六個月,論戰的雙方爭執不休,互不相讓。各家小報不遺余力地對巴西地理學院、柏林皇家科學院、大不列顛學術聯合會、華盛頓史密森協會發表的論文,《印度群島報》、摩亞諾神父主辦的《宇宙》雜志、皮特曼主辦的《消息報》上組織的討論,以及法國和國外各大報紙科學專欄上刊登的文章進行大肆反駁。這些才華橫溢的小報撰稿人滑稽地援引海怪懷疑論者們曾經引用過的林奈③的一句話“大自然不會造就不合理的東西”,并且要求他們的同時代人不要違逆大自然的意志,貿然相信什么“克拉肯”、大海蛇和白鯨“莫比·狄克”的存在,以及頭腦發熱的海員們的其他胡言亂語。最后,一家令人生畏的諷刺報紙的最受讀者歡迎的一名編輯,草草撰寫了一篇概述性文章,像希波呂忒①那樣給這頭海怪以致命的一擊,在世人的談笑聲中結束了這場曠日持久的論戰。最終,還是機智戰勝了科學。
    在一八六七年的頭幾個月里,海怪問題似乎已經蓋棺定論,看來不會再被舊事重提。然而,就在這個當口,公眾又了解到一些新的事實真相。不過,這不再是一個亟待解決的科學問題,而是一個必須回避的嚴重而又現實的危險。問題完全變成了另一種性質:海怪變成了小島、露出海面的巖礁、巨礁,而且是一座難以捉摸、變幻莫測、漂泊不定的巨礁。
    一八六七年三月五日,蒙特利爾海洋運輸公司的“摩拉維安號”輪夜間行駛到北緯27度30分、西經72度15分的海面時,右舷后半截撞到了一座這一海域任何航海圖上都沒有標明的礁石。當時,“摩拉維安號”輪憑借風力和自身400匹馬力的功率,以每小時13節的速度航行。如果不是“摩拉維安號”輪船體堅固,那么觸礁以后一定會開裂,連同它從加拿大載來的237名乘客一起葬身大海。
    這起事故發生在五點拂曉時分。出事后,值班官員們趕緊跑到船尾,極其認真、仔細地觀察洋面,除了距離船艉三鏈②的地方激起一個巨大浪花——猶如這里的海面剛受到猛烈的撞擊——以外,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情況!澳S安號”輪沒有遭受明顯的損壞,準確地記錄下出事地點以后,又繼續它的航程。它是觸上了暗礁,還是撞上了沉船的殘?當時無從知曉,直到上塢檢查船底時,才發現“摩拉維安號”輪的龍骨已經部分破損。
    這起就其本身而言極其嚴重的事件,倘若不是三個星期之后,在相同的情況下重復發生,那么也許會像許許多多類似事件一樣被人們遺忘。新發生的碰撞事故也僅僅因為受損船只的國籍及其所屬公司的聲望才引起極大轟動。
    P3-6

 
支付宝推新用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