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 小說

傅雷家書

  • 定價: ¥46
  • ISBN:9787544771610
  • 開 本:16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譯林
  • 頁數:1頁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傅敏,傅雷次子,傅聰胞弟,了解父母兄長,熟悉家庭氛圍,選編家書三十五載,全面展示傅雷家風,再現成長的家教背景。
    傅雷家人親自編定的家書精選本,在選編上更重視傅雷家書的思想性和豐富性,對傅家父子之間關于音樂、文學等藝術,為人處世的人生哲學,以及對文學藝術名家的品評等都盡量忠實收錄,是一部厚重、更原汁原味的《傅雷家書》。
    基于家書完整著作權的獨占性,本書情節完整,背景清晰,人物鮮明,好看感人。貫穿全書的傅雷家人照片和家書墨跡與內容相輔相成,拉近了家書與讀者的距離,迥別于其他內容不完整的選編本。書中珍貴照片、樓適夷初版代序、傅聰家信及英法文信等都是譯林獨家版權。

內容提要

  

    《傅雷家書》系傅雷夫婦與兒子傅聰的精神接觸和思想交流實錄,是家人之間性情中的文字,不經意的筆墨,不為發表而創作,由傅雷次子、傅聰胞弟傅敏選編,一九八一年初版面世,至今已三十六年。
    本版家書仍沿襲一九八一年初版以來內容厚重的選編風格,貫穿了一九五四至一九六六年傅雷夫婦最后的生命歷程,記錄了傅聰由鋼琴學童成為世界級鋼琴家的學習過程,再現傅氏兄弟成長的家教背景。傅雷曾自信地告知傅聰:“你別忘了:你從小到現在的家庭背景,不但在中國獨一無二,便是在世界上也很少很少!备得粝壬私庾约旱母改感珠L,熟悉自己的家庭氛圍,他選編的《傅雷家書》更能展示傅家門風,再現自己的家教背景,還原其真實,非他人能代替。傅敏編傅雷家書,實際是他以父母與哥哥的往來家信為素材,刪繁就簡,精心選編的書信體自傳作品,真實生動,好看感人。
    家書中的家教家風,顯現的底色是東西方文化的融合,底線是“先做人”。關于“做人”,傅雷寫道:“我說的‘做人’是廣義的:私德、公德都包括在內,主要是對集體負責,對國家、對人民負責!备德斶@樣理解道:“我父親說的做人絕不是世俗概念的‘做人’,什么要面面俱到啊,什么在社會上要怎么怎么樣啊,等等。他說的‘做人’,恰恰相反……是那種意思,是‘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那樣的人,是在最高意義上做一個精神上有所升華的人!备得粝壬亲裱改感珠L的意思,既明確“底線”,又鋪陳“底色”,編選了這部家書精選本。

目錄

代序:讀家書,想傅雷 樓適夷
傅雷夫婦與傅聰及彌拉往來家信
一九五四年(39通)
一九五五年(28通)
一九五六年(21通)
一九五七年(11通)
一九五八年(05通)
一九五九年(02通)
一九六○年(19通)
一九六一年(24通)
一九六二年(13通)
一九六三年(11通)
一九六四年(05通)
一九六五年(14通)
一九六六年(04通)
編后記 傅敏

前言

  

    讀家書,想傅雷 樓適夷
    《傅雷家書》的出版,是一樁值得欣慰的好事。它告訴我們:一顆純潔、正直、真誠、高尚的靈魂,盡管有時會遭受到意想不到的磨難、污辱、迫害,陷入到似乎不齒于人群的絕境,而最后真實的光不能永遠湮滅,還是要為大家所認識,使它的光焰照徹人間,得到它應該得到的尊敬和愛。
    讀著這部新書,我想起傅雷父子的一些往事。
    一九七九年四月下旬,我從北京專程去滬,參加由上海市文聯主辦為傅雷和他夫人朱梅馥同志平反昭雪的骨灰安葬儀式。我到達幾小時后,他們的兒子,去國二十余年的傅聰,也從遙遠的海外,只身歸來,到達生身的父母之鄉。五十年代中他去國的時候,還帶著滿臉天真的稚氣,是一個剛過二十歲錦繡年華的小青年,現在卻已經到老成持重,身心成熟的壯歲了。握手相見,心頭無限激動,一下子想起音容宛在,而此生永遠不能再見的亡友傅雷和他的夫人,想起傅聰傅敏兄弟童年調皮淘氣玩樂的景象。在我眼前的這位長身玉立、氣度昂藏的壯漢,使我好像見到了傅雷;而他的雍容靜肅、端莊厚憨的姿影,又像見到了他的母親梅馥。特別使我高興的,我沒有從他的身上看到常常能看到的,從海外來的那種世紀末的長發蓄須、艷裝怪服的頹唐的所謂藝術家的俗不可耐的形象;他的態度非常沉著,服裝整齊、樸素,好像二十多年海外歲月,和往來周游大半個地球的行旅生涯,并沒有使他在身上受到多少感染。從形象的樸實,見到他精神世界的健壯。時移世遷,過去的歲月是一去而不可復返了,人生的正道,是在于不斷地前進,而現實的一切,也確實在大踏步地向前邁進。我們回想過去,也正是要為今天和未來的前進,增添一分力量。
    想念他萬里歸來,已再也見不到生命中最親愛的父母,迎接他的不是雙親驚喜歡樂的笑容,而是蕭然的兩撮寒灰。在親友們熱烈的包圍中,他心頭的熱浪奔騰,是可以想象的。直到在龍華革命公墓,舉行了隆重的儀式之后,匆匆數日,恰巧同乘一班航機轉道去京,途中,我才和他有相對敘舊的機會。他簡單地談了二十多年來在海外個人哀樂的經歷,和今天重回祖國心頭無限的激蕩。他問我:“那樣的災禍,以后是不是還會再來呢?”我不敢對他作任何保證,但我認為我們應該有勇氣和信心,相信經過了這一場慘烈的教訓,人們一定會有力量阻止它的重來。談到他的父母,大家都不勝傷感,但逝者已矣,只有他們的精神、遺愛和一生勞作所留下來的業績,則將是永遠不朽的。傅雷不僅僅是一位優秀的文學翻譯家,他的成就不只是留下了大量世界文學名著的譯本,我知道他還寫過不少文藝和社會的評論著作,以及優美的散文作品,數量可能不多,但在思想、理論、藝術上都是卓有特色,生前從未收集成冊,今后不應任其散失,要設法收集、整理、編訂起來,印行出版,也是一份獻給人民的寶貴的財富。談話中便談到了他多少年來,給傅聰所寫的萬里而且往往是萬言的家書。傅聰告訴我,那些信現在都好好地保存在海外的寓居里。
    我想起那書信,因為在一九五七年的春末,我得到假期去南方旅行,路經上海,依然同解放前一樣,留宿在傅雷家里,聯床夜話,他給我談到正在海外學習的兒子傅聰,并找出他寄來的家信給我看,同時也把自己已經寫好,還未發出的一封長篇復書,叫我一讀。在此不久之前,傅雷剛被邀去過北京,參加了中共中央宣傳工作會議。他是第一次聽到毛主席親口所作的講話,領會到黨在當前形勢下宣傳工作上的全面的政策精神。顯然這使他受到很大的激動,他全心傾注在會議的日程中,做了詳盡的長篇記錄,寫下了自己的心得。他這次給傅聰的那封長信,就是傳達了這一次會議的精神。傅雷一向不大習慣參加集體活動和政治生活,但近年來目睹黨的社會主義建設成就的實際,切身體會到黨全心全力為人民服務的基本精神,顯然已在他思想上引起了重大的變化。
    他指著傅聰報告自己藝術活動的來信對我說:“你看,這孩子在藝術修養上確實已經成熟起來了,對這一點我是比較放心的。我擔心的是他身居異國,對祖國實況有所隔閡,埋頭藝術生活,最容易脫離實際,脫離政治,不要在政治上產生任何失誤,受到任何挫折才好!
    我所見的只是這兩封信,但他給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這不僅我當時為傅雷愛子教子的精神所感動,特別是在此后不久,全國掀起了狂風大浪的“反右派運動”,竟把這位在政治上正在力求上進,在他平素熱愛祖國的基礎上,對黨對社會主義的感情正在日益濃厚的傅雷,大筆一揮,錯誤地劃成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接著不久,消息傳來,在波蘭留學的傅聰,又突然自由出走,去了英國。由于對他父子的為人略有所知,這兩件事可把我鬧得昏頭轉向,不知人間何世了。
    但應該感謝當時的某位領導同志,在傅雷錯劃為“右派”之后,仍能得到一些關顧,允許他和身在海外并同樣身蒙惡名的兒子,保持經常的通訊關系。悠悠歲月,茫茫大海,這些長時期,在遙遙數萬里的兩地之間,把父子的心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的,就是現在這部經過整理、編選、輯集起來的《傅雷家書》。
    感謝三聯書店的范用同志,當他知道傅雷有這樣一批寶貴的遺書之后,便一口承諾,負起出版的任務,并一再加以催促,使它經過傅氏兄弟二人慎重編選之后,終于公開問世了。(我相信他們由于多方面慎重的考慮,這選編是非常嚴格的,它沒有收入瑣碎的家人生活瑣事和當時的一些政治談論,我上面提到的那封信,就沒有收入在內。)
    這是一部最好的藝術學徒修養讀物,這也是一部充滿著父愛的苦心孤詣、嘔心瀝血的教子篇。傅雷藝術造詣極為深厚,對無論古今中外的文學、繪畫、音樂的各個領域,都有極淵博的知識。他青年時代在法國學習的?剖撬囆g理論,回國以來曾從事過美術考古和美術教學的工作,但時間都非常短促,總是與流俗的氣氛格格不能相入,無法與人共事,每次都在半途中絕裾而去,不能展其所長,于是最后給自己選擇了閉門譯述的事業。在他的文學翻譯工作中,大家雖都能處處見到他的才智與學養的光彩,但他曾經有志于美學及藝術史論的著述,卻終于遺憾地不能實現。在他給傅聰的家書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在音樂方面的學養與深入的探索。他自己沒有從事過音樂實踐,但他對于一位音樂家在藝術生活中所遭到的心靈的歷程,體會得多么細致,多么深刻。兒子在數萬里之外,正準備一場重要的演奏,爸爸卻好似對即將赴考的身邊的孩子一般,殷切地注視著他的每一次心臟的律動,設身處地預想他在要走去的道路上會遇到的各種可能的情景,并替他設計應該如何對待。因此,在這兒所透露的,不僅僅是傅雷的對藝術的高深的造詣,而是一顆更崇高的父親的心,和一位有所成就的藝術家,在走向成材的道路中,所受過的陶冶與教養,在他才智技藝中所積累的成因。
    對于傅雷給孩子的施教,我是有許多記憶可以搜索的。四十年代初我在上海初識傅雷并很快成為他家?偷臅r候,他的兩個孩子都還幼小,大孩子傅聰剛及學齡。在四周被日本侵略軍包圍的上海孤島,連大氣中都彌漫著一種罪惡的毒氛。他不讓兒子去上外間的小學,甚至也反對孩子去街頭游玩。他把孩子關在家里,而且很早發現在幼小的身心中,有培養成為音樂工作者的素質。便首先在家中由父母親自擔當起教育的責任,并在最基礎的文化教育中,環繞著音樂教育這個中心。正如他在對己對人、對工作、對生活的各方面都要求認真、嚴肅、一絲不茍的精神一樣,他對待幼小的孩子也是十分嚴格的。我很少看到他同孩子嬉戲逗樂,也不見他對孩子的調皮淘氣行為表示過欣賞。他親自編制教材,給孩子制定日課,一一以身作則,親自督促,嚴格執行。孩子在父親的面前,總是小心翼翼,不敢有所任性,只有當父親出門的時候,才敢大聲笑鬧,恣情玩樂。他規定孩子應該怎樣說話,怎樣行動,做什么,吃什么,不能有所逾越。比方每天同桌進餐,他就注意孩子坐得是否端正,手肘靠在桌邊的姿勢,是否妨礙了同席的人,飯菜咀嚼,是否發出喪失禮貌的咀嚼聲。甚至因傅聰不愛吃青菜,專揀肉食,又不聽父親的警告,就罰他只吃白飯,不許吃菜。孩子學習語文,父親卻只準他使用鉛筆、蘸水鋼筆和毛筆,不許用當時在小學生中已經流行的自來水金筆。我不知道傅雷有這樣的禁例,有一次帶了傅聰到豫園去玩,給他買了一支較好的兒童金筆,不料一回家被父親發現沒收,說小孩子怎么能用那樣的好筆,害得孩子傷心地哭了一場。我事后才知道這場風波,心里覺得非常抱歉,對傅雷那樣管束孩子的方法,卻是很不以為然的。
    同時傅聰也正是一個有特異氣質的孩子,他對愛好的事物常常會把全神都貫注進去,忘卻周圍的一切。有一次他獨自偷偷出門,在馬路邊溜達,觀望熙熙攘攘的市景,快樂得忘了神,走著走著,竟和路邊的電線桿子撞了一頭,額角上鼓起了一個包,鬧了一場小小的笑話。他按照父親的規定,每天上午下午,幾小時幾小時的練習彈琴,有時彈得十分困倦,手指酸痛,也不敢松弛一下,只好勉勉強強地彈下去。但有時卻彈出了神,心頭不知到來了什么靈感,忽然離開琴譜,奏出自己的調子來。在樓上工作的父親,從琴聲中覺察異樣,從樓梯上輕輕下來。傅聰見父親來了,嚇得什么似的,連忙又回到琴譜上去。但這一次傅雷并不是來制止的,他叫孩子重復彈奏原來的自度曲,聽了一遍,又聽一遍,并親自用空白五線譜,把曲調記錄下來。說這是一曲很好的創作,還特地給起了一個題目,叫做《春天》。這件事我記得很清楚,一直到那回傅聰首次回國時,還問過他多少年來除了演奏之外,是不是還自己作曲。
    傅聰少年時代在國內就鬧過一次流浪歷險記。一九四九年上海解放后,傅雷全家從昆明遷回上海,把傅聰單獨留在昆明繼續學習。但傅聰非常想家,一心回滬繼續學習音樂,竟然對父親所委托的朋友不告而別,沒有旅費,臨行前由一些同學友人主動幫他開了一個演奏會,募了一些錢。這件事使上海家中和昆明兩地鬧了一場虛驚。傅雷后來告訴我說:“你看,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把帽子脫下翻過來,大家幫幫忙,這孩子就是這樣回上海來了!
    有的人對幼童的教育,主張任其自然而因勢利導,像傅雷那樣的嚴格施教,我總覺得是有些“殘酷”。但是大器之成,有待雕琢,在傅聰的長大成材的道路上,我看到作為父親的傅雷所灌注的心血。在身邊的幼稚時代是這樣,在身處兩地,形同隔世的情勢下,也還是這樣。在這些書信中,我們不是看到傅雷為兒子嘔心瀝血所留下的斑斑血痕嗎?
    人的自愛其子,也是一種自然的規律。人的生命總是有局限的,而人的事業卻永遠無盡,通過親生的兒女,延續自己的生命,也延續與發展一個人為社會、為祖國、為人類所能盡的力量。因此培育兒女也正是對社會、對祖國、對人類世界所應該盡的一項神圣的義務與責任。我們看傅雷怎樣培育他的孩子,也正和傅雷的對待其它一切一般,可看出傅雷是怎樣以高度負責的精神與心力,在對社會、祖國與人類世界盡自己的責任的。傅聰在異國飄流的生活中,從父親的這些書信中吸取了多么豐富的精神養料,使他在海外孤兒似的處境里,好像父母仍在他的身邊,時時給他指導、鼓勵與鞭策,使他有勇氣與力量,去戰勝各式各樣的魔障與阻力,踏上自己正當成長的道路。通過這些書信,不僅僅使傅聰與親人之間,建立了牢固的紐帶,也通過這一條紐帶,使傅聰與遠離的祖國牢牢地建立了心的結合。不管國內家庭所受到的殘酷遭遇,不管他自己所蒙受的惡名,他始終沒有背棄他的祖國,他不受祖國敵對者多方的威脅利誘,沒有說過或做過有損祖國尊嚴的言行。甚至在他的藝術巡禮中,也始終一貫,對與祖國采取敵對態度的國家的邀請,一律拒絕接受。直到一九七九年初次回國,到了香港,還有人替他擔心可能產生麻煩,勸他暫時不要回來,但他相信祖國,也相信祖國會原諒他青年時代的行動,而給他以信任。這種信賴祖國、熱愛祖國的精神,與傅雷在數萬里外給他殷切的愛國主義的教育,是不能分開的。
    再看看這些書信的背景,傅雷是在怎樣的政治處境中寫出來的,更不能不使人不去想那一次令人痛心的政治運動,二十多年來給數以萬計的祖國優秀兒女所造成的慘運,是多么的驚人,而今天終于普遍得到改正、昭雪,又是一個多么得人心的政治措施。有許多人在那場災禍中傷殘了,但有許多人卻由此受到特殊的、像鋼鐵受到烈火一樣的鍛煉,而更加顯露出他剛毅銳利的英精。在我最熟悉的戰友與好友中,有許多人是這樣的,在黨外的傅雷也是這樣,雖然我今天已再也見不到他們了,但在他們的后代中,以及更廣大的在十年浩劫中受過鍛煉的堅強奮發的青年中,我看見了他們。
    我敘述這些回憶和感想,謹鄭重地向廣大讀者推薦這部好書。
    一九八一年七月五日北京東郊

后記

  

    爸爸一生工作嚴謹,就是來往書信也整理的有條不紊。每次給哥哥的信都編號,記下發信日期,同時由媽媽抄錄留底;哥哥的來信,也都編號,按內容分門別類,由媽媽整理成冊?上г谑旰平倨陂g,爸爸書信所剩無幾。今天,如果能把父親和哥哥兩人的通信一起編錄,對照閱讀,必定更有教益。
    爸爸媽媽給我們寫信,略有分工,媽媽側重于生活瑣事,爸爸側重于啟發教育。一九五四年到一九六六年爸爸給哥哥的中文信件共一百九十封,媽媽的信也有百余封。哥哥在外二十余年,幾經搬遷,信件有所失散。這本家書集選自哥哥保存的一百二十五封中文信和我僅有的兩封信。家書集雖然只收錄了一封媽媽的信,但她永遠值得懷念;媽媽是個默默無聞,卻給爸爸做了大量工作的好助手。爸爸一生的業績是同媽媽的辛勞分不開的。
    今年九月三日是爸爸媽媽飲恨去世十五周年,為了紀念一生剛直不阿的爸爸和一生善良賢淑的媽媽,編錄了這本家書集,寄托我們的哀思,并獻給一切“又熱烈又恬靜,又深刻又樸素,又溫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直”的人們。
    傅敏
    一九八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七月十五日
    你臨走前七日發的信,到十日下午才收到,那幾天我們左等右等老不見你來信,焦急萬分,究竟怎么回事?走了沒有?終于信來了,一塊石頭落了地。原來你是一個人走的,旅途的寂寞,這種滋味我也想象得出來。到了蘇聯、波蘭,是否都有人來接你,我們只有等你的消息了。
    關于你感情的事,我看了后感到無限惶惑不安。對這個問題我總覺得你太沖動,不夠沉著。這次發生的,有些出乎人情之常,雖然這也是對你多一次教訓,但是你應該深深的自己檢討一番,對自己應該加以嚴厲的責備。我也不愿對你多所埋怨,不過我覺得你有些濫用感情,太不自愛了,這是不必要的痛苦。(……)得到這次教訓后,千萬要提高警惕,不能重蹈覆轍。你的感情太多了,對你終身是個累。所以你要大徹大悟,交朋友的時候,一定要事先考慮周詳,而且也不能五分鐘熱度,憑一時沖動,冒冒失失的做了。我有句話,久已在心里嘀咕:我覺得你的愛情不專,一個接著一個,在你現在的年齡上,不算少了。我是一個女子,對這方面很了解女人的心理,要是碰到你這樣善變,見了真有些寒心。你這次出國數年,除了努力學習以外,再也不要出亂子,這事出入重大,除了你,對爸爸的前途也有影響的。望你把全部精力放在研究學問上,多用理智,少用感情,當然,那是要靠你堅強的信心,克制一切的煩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非克服不可。對于你的感情問題,我向來不參加任何意見,覺得你各方面都在進步,你是聰明人,自會覺悟的。我既是你媽媽,我們是休戚相關的骨肉,不得不要嘮叨幾句,加以規勸。
    回想我跟你爸爸結婚以來,二十余年感情始終如一,我十四歲上,你爸爸就愛上了我(他跟你一樣早熟),十五歲就訂婚,當年冬天爸爸就出國了。在他出國的四年中,雖然不免也有波動,可是他主意老,覺悟得快,所以回國后就結婚;楹笠驗樗饧痹,大大小小的折磨總是難免的,不過我們感情還是那么融洽,那么牢固,到現在年齡大了,火氣也退了,爸爸對我更體貼了,更愛護我了。我雖不智,天性懦弱,可是靠了我的耐性,對他無形中或大或小多少有些幫助,這是我覺得可以驕傲的,可以安慰的。我們現在真是終身伴侶,缺一不可的,F在你也長大成人,父母對兒女的終身問題,也常在心中牽掛,不過你年紀還輕,不要操之過急。以你這些才具,將來不難找到一個滿意的對象。好了,嘮嘮叨叨寫得太多,你要頭痛了。
    今天接到你發自滿洲里的信,真是意想不到的快,高興極了!等到你接到我們的信時,你早已一切安頓妥當。望你將經過情形詳細告訴我們,你的消息對我們永遠是新鮮的。七月二十七日深夜一二十八日午夜
    你車上的信寫得很有趣,可見只要有實情、實事,不會寫不好信。你說到李、杜的分別,的確如此。寫實正如其他的宗派一樣,有長處也有短處。短處就是雕琢太甚,缺少天然和靈動的韻致。但杜也有極渾成的詩,例如“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那首胸襟意境都與李白相仿佛。還有《夢李白》《天末懷李白》幾首,也是纏綿悱惻,至情至性,非常動人的。但比起蘇、李的離別詩來,似乎還缺少一些渾厚古樸。這是時代使然,無法可想的。漢魏人的胸懷比較更近原始,味道濃,蒼茫一片,千古之下,猶令人緬想不已。杜甫有許多田園詩,雖然受淵明影響,但比較之下,似乎也“隔”(王國維語)了一層;剡^來說:寫實可學,浪漫底克不可學;故杜可學,李不可學;國人談詩的尊杜的多于尊李的,也是這個緣故。而且究竟像太自那樣的天縱之才不多,共鳴的人也少。所謂曲高和寡也。同時,積雪的高峰也令人有“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之感,平常人也不敢隨便瞻仰。
    詞人中蘇、辛確是宋代兩大家,也是我最喜歡的。蘇的詞頗有些詠田園的,那就比杜的田園詩灑脫自然了。此外,歐陽永叔的溫厚蘊藉也極可喜,五代的馮延巳也極多佳句,但因人品關系,我不免對他有些成見。
    (……)在外倘有任何精神苦悶,也切勿隱瞞,別怕受埋怨。一個人有個大二十幾歲的人代出主意,決不會壞事。你務必信任我,也不要怕我說話太嚴,我平時對老朋友講話也無顧忌,那是你素知的。并且有些心理波動或是郁悶,寫了出來等于有了發泄,自己可痛快些,或許還可免做許多傻事。孩子,我真恨不得天天在你旁邊,做個監護的好天使,隨時勉勵你,安慰你,勸告你,幫你鋪平將來的路,準備將來的學業和人格。
    七月二十七日深夜
    P39-41

 
支付宝推新用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