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散文

書衣文錄(精)

  • 定價: ¥52
  • ISBN:9787535071545
  • 開 本:32開 精裝
  •  
  • 折扣:
  • 出版社:海燕
  • 頁數:368頁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書衣文錄》是研究孫犁晚年思想發展變化,最主要的、不可或缺的資料。收集其中的文字,最早的寫于一九五六年、一九六五年,寥寥幾則。大量的是寫于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六年,即“文革”的后五年,其中一九七五年寫的最多,有一百多則;“文革”結束后,他依然延續著寫了下來,迄于一九九五年再次患病。
    本書最大的特點就是作者在書中流露自己的真情實感,說的都是真誠、實在的話,毫不做作,毫不裝腔作勢,以嘩眾取寵。

內容提要

  

    20世紀70年代初,剛剛從“文革”中解放出來的孫犁,尚不能恢復到正常的寫作生活中,于是用廢紙包裝、整理發還的舊書,并在書衣上題寫文字,以此排遣寂寞,聊以慰藉。將這些書衣上的文字集合起來,即為本書《書衣文錄》,其中記錄了孫犁先生的讀書隨筆、偶然的感悟,甚至生活瑣碎。文字輕松自如,平和又不失趣味,從中亦可窺探作者晚年的心境與生活狀態。

作者簡介

    孫犁(1913-2002),原名孫樹勛。河北安平人。曾任教于冀中抗戰學院和華北聯大,在晉察冀通訊社、《晉察冀日報》當編輯。1944年赴延安,在魯迅藝術學院學習和工作。1949年起主編《天津日報》的《文藝周刊》。曾任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中國作家協會天津分會副主席等職。1930年開始發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風云初記》,中篇小說《鐵木前傳》,短篇小說集《蘆花蕩》《荷花淀》,散文集《晚華集》《秀露集》等。

目錄

裝書小記——關于《子夜》的回憶

一九五六年
  文
  仇合制西廂記圖冊
一九六五年
  明清藏書家尺牘
一九六六年
  群芳清玩上
  群芳清玩下
  金陵瑣事上
  金陵
  瑣事下
一九七二年
  廣藝舟雙楫
一九七三年
  全唐文紀事下
  小說舊聞鈔
  中國小說史略
  周間
一九七四年
  魯迅書簡
  薊漢昌言
  六十種曲一
  六十種曲二
  六十種曲三
  六十種曲四
  六十種曲五
  六十種曲六
  六十種曲十冊
  六十種曲十一冊
  六十種曲十二冊
  潛研堂文集上
  潛研堂文集下
  李太白集上
  李太白集下
  馬哥孛羅游記
  西游記
  蕩寇志
  爾雅義疏上
  爾雅義疏下
  鄭文學史
  越縵堂讀書記上
  越縵堂讀書記下
  宋詞選
  風云初記
  戰爭與和平
  宣和遺事
  東坡逸事
  天方夜譚
  三姊妹
  歷代詩話
  脂硯齋紅樓夢輯評
  靜靜的頓河
  魯迅小說里的人物
  越縵堂詹詹錄
  懷素自敘帖真跡
  宋人軼事匯編上
  宋人軼事匯編下
  春渚紀聞
  清平山堂話本
  唐人選唐詩
  學生字典
  隨園詩話
  骨董瑣記全編
  古今注  中華古今注  蘇氏演義
  吹劍錄全編
  辭海
  海上述林(上卷)
  藕香零拾叢書  第六冊
  增評補圖石頭記下冊
一九七五年
  ……
一九七六年
一九七七年
一九七八年
一九七九年
一九八○年
一九八一年
一九八二年
一九八三年
一九八四年
一九八五年
一九八六年
一九八七年
一九八八年
一九八九年
一九九○年
一九九一年
一九九二年
一九九三年
一九九四年
一九九五年
跋尾及其他
甲戌理書記
理書續記
理書三記
理書四記
耕堂題跋
編后記

前言

  

    七十年代初,余身雖“解放”,意識仍被禁錮。不能為文章,亦無意為之也。曾于很長時間,利用所得廢紙,包裝發還舊書,消磨時日,排遣積郁。然后,題書名、作者、卷數于書衣之上。偶有感觸,慮其不傷大雅者,亦附記之。此蓋文字積習,初無深意存焉。
    今值思想解放之期,文路廣開,大江之外,不棄涓細。遂略加整理,以書為目,匯集發表,借作談助。蟬鳴寒樹,蟲吟秋草,足音為空谷之響,蚯蚓作泥土之歌。當日身處非時,凋殘未已,一息尚存,而內心有不得不抒發者乎?路之聞者,當哀其遭際,原其用心,不以其短促零亂,散漫無章而廢之,則幸甚矣。
    一九七九年五月二日燈下記

后記

  

    一
    孫犁一生,酷愛讀書,尤其是他“惜書如命”,有口皆碑,無與倫比。
    他的《書箴》這樣說:“我之于書,愛護備至,污者凈之,折者平之,閱前沐手,閱后安置,溫公惜書,不過如斯!彼茄孕腥缫坏。
    他愛護書籍,從小時候就學會了給書包書皮,即用牛皮紙給書包裝一張保護書的皮——孫犁叫它“書皮”,以防止被污染、被撕毀、被破損;即使讀過幾遍,書籍還能完好如新。
    我國古代,書——好的書,常常有題跋、識語等等。這是藏書家、鑒定家直接寫于所藏之書的首尾。所寫的內容,不外乎書的得失及其來龍去脈,和個人的讀書心得,擬研討的問題等。后世之人,可以根據書的序、題跋、識語等,了解該書的成書過程、寫作緣起,以及其流傳過程和被修改、增刪等情況。對更古的書,還要辨別其真偽,被篡改否。書籍是文化的載體,珍惜書籍就是對祖國文化的尊重。
    對于古代讀書人的這一傳統,孫犁給它作了改造、更新和發展。他從不把字直接地寫在好端端的書上,而是寫于書皮上;他不僅寫了“題跋、識語”,還寫上了個人的心路歷程、國家大事、社會生活、日常見聞,以及氣象物候等,可以說包羅萬象,無比豐贍。雖然是片言只語、一鱗半爪,卻是窺一斑而見全豹,嘗一臠而知全鑊之味。由此,他獨創了一種新的寫作樣式——“書衣文錄”。
    “文革”初期,孫犁的藏書被查抄走了。他是書籍大戶,他的書曾被運了好幾汽車。一九七二年,書籍發還了,但許多書籍,被捆綁、折騰、拋擲,弄得破損不堪,他看了非常痛心。于是,他到處收集廢舊的牛皮紙,如向報社攝影組的同志索取用過的大信封;有的同志干脆把舊的牛皮紙塞人他的辦公室抽屜里;還有同志買了成捆的紙給他送到家里。他自己也讓家里人買過紙,再有看到包裝水果的紙可利用,立即倒出水果,裁紙包裝書籍?傊,在造反派們都忙于斗批改、打砸搶的日子,他卻專心致志、全力以赴,像婦女做針線活一樣,一本一本把破爛、污損的書籍包裝上一件外衣。
    孫犁在很長時間,包裝舊書,他說完全是“消磨時日,排遣積郁”——這樣的話,在“書衣文錄”中,多次出現。但是,他在題寫書名、作者、卷數于書衣之上,同時“偶有感觸,慮其不傷大雅者,亦附記之”,“內心有不得不抒發者”,也不時地流露出來。這樣,他在書衣上所寫下的文字,“實彼數年間之日記斷片”,“藉存數年間之心情行跡”。這些東西,都是他在“身處非時”,以特殊形式發出的呼聲。也是他的“蟬鳴寒樹,蟲吟秋草,足音為空谷之響,蚯蚓作泥土之歌”。他的“書衣文”,隨手而寫,不拘一格,有話則長,無話則短。日常生活,思想感情,所見所聞,所思所感,無所不包。雖然在形式上,不是雜文,也不是隨筆,甚至不成文,但卻蘊含著深邃的思想和真摯的感情,而且語言輕松活潑,不乏睿言雋語。例如,對“文革”的批判:“紅帽與黑帽齊飛,贊歌與咒罵迭唱。嚴霜所加,百花凋零;網羅所向,群鳥聲噤!保ā敖袢瘴幕,一九七五年三月)“未聞有當天下太平之時,在上者忽然想入非非,迫使人民退入愚昧瘋狂狀態。號稱革命,自革已成之業,使道德淪喪,法制解體,人欲橫流,禍患無窮,如‘文化大革命’所為者!保ā段宸N遺規》,一九八○年三月) “書衣文錄”已是研究孫犁晚年思想發展變化,最主要的不可或缺的資料。 二 現在收集到的“書衣文錄”,最早的寫于一九五六年、一九六五年,寥寥幾則。大量的是寫于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六年,即“文革”的后五年,其中一九七五年寫的最多,有一百多則;“文革”結束后,他依然延續著寫了下來,迄于一九九五年再次患病。 “書衣文錄”的寫作,孫犁最初并未想到公開發表,也不想把它藏之名山,只是改革開放之初,“思想解放之期,文路廣開,大江之外,不棄涓細”。在報刊編輯紛紛向他約稿時,他才“略加整理,以書為目,匯集發表”。最早發表《耕堂書衣文錄》的是《天津師院學報》(一九七九年第一期)、《長城》文學叢刊(一九七九年第二期)、《長春》(一九七九年第十、十一期合刊號)、《河北大學學報》(一九八○年第一期)、《芙蓉文學叢刊》(一九八○年第一期)、《柳泉》文學叢刊(一九八。年第一期),都是一些知名度不是很高,也不是廣為流傳的大型刊物。以上,大都是寫于“文革”期間的;此后,陸續在各地報刊上發表的,有許多是新寫作的。 “書衣文錄”第一次收入單行的集子,是一九八一年六月出版的《耕堂雜錄》(河北人民出版社),隨后,當年八月,出版了《孫犁文集》(共五冊,百花文藝出版社),亦收入了同樣的內容。再后,隨時發表的就隨時收入了孫犁當年出版的散文集子,計有《陋巷集》《無為集》《如云集》等。一九九二年出版了《孫犁文集》(珍藏本,共八冊,百花文藝出版社),續編三收入以后發表的“書衣文錄”。一九九五年,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的《孫犁散文》(三冊)亦收入了“書衣文錄”。二○○四年出版的《孫犁全集》(人民文學出版社)和二○一三年的(《孫犁文集》(補訂版,共十冊,百花文藝出版社),共十冊,都收入“書衣文錄”,但都沒有更多的內容。 《書衣文錄》的第一個單行本,是一九九八年征得病中的孫犁同意,由劉宗武編選,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版。二。一三年,紀念孫犁誕辰一百周年,作了部分修訂、補充后,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再次出版。 我對孫犁的“書衣文錄”情有獨鐘,始終有強烈的興趣和真誠的愛好。我喜歡他是性情中人,敢于流露自己的真情實感,說的都是真誠、實在的話,毫不做作,毫不裝腔作勢,以嘩眾取寵。從其中,我發現了他的生日,前后四次,與津門的年輕朋友為他祝壽(有一副壽聯,很多人與孫犁在其前合影);我曾請他把在“書衣文錄”中的“書箴”寫成斗方,裱裝起來,置之案頭,時時默誦,銘記于心。我還為他的“書衣文錄”拍下書影。那是在他一九九三年大病之后,康復得很好,一九九四年夏,我給他拍了十一幅“書衣文錄”的書影,有三則沒有發表,第一次編單行本時就收入書中。在他去世之后,我隨著電視臺拍紀錄片時又乘機拍到一些“書衣文錄”的書影。我一直期待著看到“書衣文錄”的全貌。 二○一五年五月,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了孫犁的《書衣文錄》(手跡版),令人感奮,但我細閱之后,發現全書收入的并不完全。且不說已發表的“書衣文錄”不是都有手跡——是不是它們都不復存在了,還是別有原因;即以我不久前拍攝的許多幅“書衣文錄”書影(手跡)書中也沒有。就我所知,孫犁在世時曾把有“書衣文錄”的書送過人,例如,《天津楊柳青畫社藏畫集》一書,我是從石家莊孫犁大女兒孫小平家里拍到的。所以這個版本的手跡,不是很全的。不過,孫犁的藏書我也了解大概,再有也不會太多了。 我很想把已出過兩次的《書衣文錄》,據“手跡”補充、訂正,以期給讀者一個全新的版本。剛好“星漢文章”約我再編《書衣文錄》,可謂正中下懷,不謀而合。 下面,把據“手跡”再編的《書衣文錄》有關問題向讀者交代一下: 一、凡有“手跡”的“書衣文錄”(包括我拍攝的),以前沒有發表,一律補入。有的僅僅是書名、包裝日期,或XX贈等,并無實際內容。因此,孫犁沒有發表它。孫犁生前曾為自己的藏書編過一個書目,后來給了出版社的一位編者,可惜迄今不知去向。所以,有了這些書名約略可知孫犁還收藏了哪些書,為研究他晚年的思想變化提供參考。有“XX贈”等字樣,可見孫犁多么重視友情,受人之贈,念念不忘。 二、凡公開發表時刪去的文字,一律補上;凡改動的文字,也按“手跡”改過來。我對照了一下,刪去的或改動的,都無緊要的事,“無關宏旨”,也不傷作者原意。只是以前沒有公開個別人的姓名,今已時過境遷,一切都隨著時間消失了。有的文字,是發表時加上的,也都保留著。讀者有興趣不妨新舊版對照著看看,可知孫犁如何遣詞用字。 三、今次編的《書衣文錄》,從“手跡”本補入一百四十一則,從我拍攝的書影補入七則,共一百四十八則。 四、我是盡力“按寫作年月”,編排“書衣文錄”的順序,以保持“日記斷片”的風貌;極個別的地方,由于“手跡”不夠完整、清晰,可能不夠準確,希望得到新的資料,以便糾正。 五、與舊的相比,這是個最新的、比較完整的“書衣文錄”版本,但不能說是萬無一失的;蛟S還有極少“書衣文錄”,有待發現,有待補充。 六、本書附上孫犁包裝好的書籍并寫上“書衣文錄”的圖片,可供愛書人學習、欣賞,學著孫犁那樣愛護圖書。 最后,孫犁已經去世十五年,我今天亦是耄耋之人了,前后曾為他選編了《書衣文錄》《蕓齋書簡》(上、下及續編)和《鄉里舊聞》等,以報答他對我的關懷和指導。限于我的能力和水平,書中有編選不當之處,敬祈讀者和專家不吝批評指正。 劉宗武 丁酉年二月于津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續古文觀止
    一九八六年四月,張秋實寄贈。
    太平御覽一
    余有此書,一九六三年印本,紙較劣然裝訂較佳。此系《藍盾》編輯部所贈,該刊以登案例故事,頗賺錢,故贈品亦大方如此。此系一九八五年印本,紙較佳而裝訂較劣,系一中學師生承攬為之,書前已題字,推辭不得,無功受祿也。雖系重出之書,因貴重,亦不愿輕易送人。借此機會,愿能稍加瀏覽。余系窮學生出身,少年得書頗不易,在冷攤上,用幾枚銅板,買兩本舊雜志,猶視如珍寶。困乏之中,奮力自學,得稍有知識。今老矣,如此大部書,竟能擁有兩部,亦可稍慰早年清寒之苦矣。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太平御覽二
    此書原定價五十元,當時已視為昂貴。今定價為一百零四元九角,上升一倍,而供不應求,一般人不易購得。編輯部“假公”以“濟私”,使有關人士亦得收藏之,恐怕仍是用者未必得,得者未必用。然較用名牌煙酒,文雅多矣。書籍成為一種物質,用來送人情拉關系,乃古時“書帕”之遺意,亦當前社會之新風也。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
    太平御覽三
    六十年代初,國家經濟困難,所印書籍,多用粗劣紙張。大部頭書,如《全唐詩》,所用紙,紅黃藍白黑五色俱全,松軟碎裂,形成一個時期的版本特色,無可如何也。該階段,余購書最多。先買黑紙本,后遇白紙本,即再買一部,將黑紙者送人,鄒明得惠不少。然如《全唐詩》、《太平廣記》等大部書,即遇有白紙者,亦不便更換,故仍為雜色紙本,今已不計其黑白矣。此書用如此佳紙,漆面燙金,國家經濟好轉之驗也。惜裝訂不講求,紙頁不齊,冊型不整,且有破損之處。包裝運輸,尤為隨便,是對文化事業仍不夠重視,各個環節,尚未全面規劃改善也。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外有惡聲,心意不屬。
    唐玄序集王羲之書《金剛經》
    去歲,為姜德明書一小幅,文目“如露亦如電”。余讀佛經,只記此一句,晚年書之。姜來信不明出處。余亦記憶不清,查所存幾種佛經,均無此語。余對此等學問實無所知也。念前有柳公權書小字《金剛經》,語或出此。然前些年已同其他十余種字帖,贈與他人。皆遵同居者之命,以討其歡心者。不久即仳離,所贈亦無謂。余之佛書,大半為石刻復制本,購買時,既想讀經,又想用以習字也。
    昨日偶見上海書籍廣告,有此名目,乃托田曉明’購買一冊。晚間包裝瀏覽,方知《金剛經》共有六譯,而此乃刪綴之本,非經書全文。又系拓片,裝裱時有錯裁誤接之處,不能用作讀本。然翻檢至末尾,四句偈語,赫然在焉。失望之后,倍增欣喜?衷龠z忘,謹抄存之: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余為德明書此五字后,見一圖片,魯迅先生曾為日本僧寮書此五字。余與先生在文字上能有一點同見與同好,實出偶然。然私心亦不免有所驚異矣。
    昨晚修整此書,臨近八時,調整收音機,聽氣象預報。忽聞關于精神文明之決議,正在播出。心情激動,聚神諦聽。過去從未如此關心政治,晚年多慮,心情復雜,非一言可盡,慨然良久。
    今日看小孩,頗疲乏,字寫不好,心情亦不佳。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晚記
    P192-194

 
支付宝推新用户赚钱 短线炒股票的选股思 融资融券和股票 新手怎样开户炒股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急速赛车15 25选5开奖走势图 幸运农场多少钱一注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股票涨停后可以买吗